中国插花简史梳理

  插花艺术历史悠久,在我国先秦时期已然有之,不过表现形式比较含蓄隐晦,多以互赠花枝予相爱之人或簪花修饰仪容表达出来。随着历史的推进、文化的发展,以及佛教传入中土,才使得这种艺术活动有了明确精致的形式和广泛的爱好者与参与者。而插花本身所独具的匠心,所体现出的平和布局、清雅意境、生命的律动、自然的气息颇受文人雅士、骚人墨客的喜睐,入诗、入词、入画,甚至在巍峨的朝堂之上也占有一席之地。直至宋、明两代,插花艺术发展至高峰时期,已经有了完整而系统的理论著作,更加使得插花这一审美艺术大放异彩。清末,随着民族文化的衰落、外强铁骑的入侵,插花这一艺术形式也逐渐式微。 
  一、孕育期 
  先秦时期,在民间已有花祭祀敬神以求除晦祈福的习俗,或者女子以花作装饰修饰仪容,或者在特定的节日男女之间互赠花束以表达爱慕之情,但是这些形式都比较简单,还未上升到审美的高度。王先谦在《诗三家义集疏·韩诗》中云“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日,于两水上招魂续魄,拂除不详”,借以花草的祥和冲虚之气来清除污秽,这也演变为了《诗经》中青年男女徜徉水边、游乐嬉闹的风俗背景,《溱洧》有云“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增长之以芍药”,以花赠心爱女子的诗歌在《诗经》中不乏其数,《静女》中有“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其后的《楚辞》中也佩戴兰草,喻人之高洁品格,兼美与善为一体的花艺文化如此便奠定了它在中国审美文化中的地位。 
  二、昌盛期 
  东汉末年,佛教由印度传入东土,瓶花供佛始成为我国插花艺术的源头。唐代李延寿《南史》中有关于插花最早的记载“有献莲花供佛者,众僧以铜罂置之,渍其茎,欲花不萎”,但此时也可以看出,只是仅仅将花放入水中,并未做过多的修整或精剪。经南北一朝,佛教供花的规模扩大化,使得花艺由寺庙走向民间。至隋唐,插花技艺日臻成熟,而且人们开始追求花的形态格调,讲究与之相配的物器形状,并依其形态赋予花朵美好的象征意义,甚至将二月十五日订为花朝,视作“百花诞”,文人雅士、君王美人皆以插花为雅好趣事,有诗作证“夜有微雨洗芳尘,公子骅骝步贴匀。莫怪杏园憔悴去,满城多少插花人”①,虽是夸张手法,却也可见插花风靡一时的的盛况。 
  三、高峰期 
  宋、明两代的插花艺术发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且审美标准也异于唐代的富丽堂皇,以清雅素净为美。宋陶谷《清异录》记载“李后主美春盛时,梁栋窗壁,柱栱皆砌,并作隔简,密植杂花,榜曰‘锦洞天’。”类似与现代的花展,且可邀约外人观赏。可以看出,插花在当时已然形成社会风气,成就灿烂辉煌。欧阳修在《洛阳牡丹记》中对这种盛况进行了描述“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寥寥数笔,却足可见当时插花之兴盛。因是如此,饮酒品茗、室内装饰亦或是,插花随处可见。 
  此外,宋代对于物器的精细极为重视,摧花技术也有进一步的发展与高。《有祖笔记》中记载了熏蒸摧花法,林洪的《山家清供·插花法》中收录了不同的花种有不同的手法。元代对于插花艺术并不重视,故而发展缓慢。至明代,则是插花的另一盛期,其艺术水平和专业性大为高,并愈来愈集中于文人阶层。由于文人的高度参与,插花的文学气息变得浓厚,常常以花比人,以花喻德,成为情感外化的载体。而这一时期最为突出的成就则是出现了大量的、系统的、具有指导性质的插花理论专著,如袁宏道的《瓶史》、张谦德的《瓶花谱》、屠本畯的《瓶史月表》,同时在其他文集中,如高濂的《遵生八笺》、文震亨的《长物志》、王象晋的《群芳谱》等等,也出现了有关插花的论述片段,这些都足以说明插花活动在明代达到了一个前所谓有的高度。 
  四、衰落期 
  到了清代,虽然插花技巧有所升,但其逐渐衰落的大局在内忧外患的社会背景之下亦无力挽回。清末后期,中国的插花一落千丈,传统工艺面临着失传的危机,反而由我国传入日本的插花在他国大行其道,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直到八十年代之后,插花这绮丽的民族文化才被世人重视,开始大放异彩。 
  注释 
  ①唐·杜牧《杏园》 
  参考文献 
  1叶朗.中国美学史大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11. 
  2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M. 北京中华书局,1987,2. 
  3高濂.遵生八笺M.安徽黄山书社,21,1. 
  4沈复.浮生六记M.湖北长江文艺出版社,212,1. 
  5张谦德,袁宏道.瓶花谱 瓶史M.北京中华书局,212,7. 
  6陶谷.清异录.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12,11. 
  7李延寿.南史M. 北京中华书局,213,4. 
  8林洪.山家清供M.北京中华书局,213,1. 
  9曹文新.中国传统插花的历史和特点J.园艺学报, 1991,1. 
  1黎佩霞.中国插花艺术发展的历程J.广东园林,1993,4.